美丽阅读:

一个我喜欢的小说,再讲一次:

某地发生凶案,迅速抓到杀人嫌犯,证人证言一应俱全,就是他干的,他无论如何喊冤都没人听。可他确实是冤枉的,侥幸逃离的真凶也良心难受,于是他向另一个神父忏悔,说出来后,果然好多了。

可以这神父受不了了,他只好去另一个神父忏悔,以缓解自己承受的压力;每个知道这个邪恶秘密的神父都去找另一个神父忏悔,最后,全国的神父都知道了这个秘密。当然,他们每个人都严守忏悔者的秘密,所以法官无法得知真相。

行刑的那一天,那个被冤枉的人哭着对神父说:真不是我干的……

神父说:孩子,我早知道不是你干的。

这叫一个泪奔泪流啊。

这个故事是把某种逻辑推演到极致:听人忏悔的人必须保守他人的秘密,这样忏悔制度才能保存。这就是忏悔的程序正义。如果你为了救一个人破坏它,搞得人人从此不再相信神父,那么,现实将变得更坏:不仅真凶,所有人都不会来忏悔了,而蒙冤者照样要死。

一个社会应该避免落入“好人陷阱”。即太爱当好人,从而越了界,最后把整个社会搞乱。应该鼓励人人在自己把自己的份内事做好。盖茨在经商时,在商言商,毫无留情,所以成为世界首富;身份转换成慈善家后,又倾倾囊而出,立地成佛。他若在经商时只想当好人,可能不得不破产,最后世界也得不了他的好。

再说一个早年的故事,国门刚开时,有人出洋留学,每日早起做好事,自觉把一些公共场所的卫生给做了,干了很久,也没人赞扬他,也弄不来什么荣耀名头,一怒之下不干了,资本主义真是太腐朽。结果同学来质问他:你今天为什么不打扫卫生了?他解释半天,别人还是理解不了,你干活,应该就是收了报酬,不然你替别人免费干活,那个原本应该做事的人就在骗取工资,而雇主又犯下监管不力的错,你一个好心,把所有事情都搞乱了。

后来,终于有人提醒大家过海关时不要帮助他人拿东西,无论看起来多吃力,多么苍老可怜——这在做好事教程中,是一定要帮的——他的包里,说不定就有毒品等着闯关,被查到了,就是你去坐牢,查不出,你就帮贩毒集团做了好事——由于你毫无知情,神态自若,也许成功率更高。

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这句话是有道理的。王小波先生原来说过,大意是,宣传一个无偿给人理发的人,就制造了一百个贪小便宜的人。社会总的道德水准反而下降了。

所以,人该做的,反而是控制自己,爱心泛滥后,接下来你会做的,往往是侵入他人的私域:反正是为了你好,你怎么可以怪我呢?

尽本分是最大的好,哪怕你这个神父越界了可以平一起冤案,也不要冲动。(连岳)

冬妮娅出身贵族,冬妮娅狂热的爱着保尔,保尔什么都没有,冬妮娅不管这些,保尔和冬妮娅陷入热恋之中。

不要问我去哪里

不要说着伤心的话

我的睾丸破碎啦

再见吧,再见吧

再见

以前听歌不用软件,理由很简单,在那里面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类型,每次听歌都是打开在线听歌的网站:亦歌。喜欢这个网站的理由有两点,一是它根据标签随机播放音乐,我只需要写上我喜欢的类型标签就可以舒服的听歌了,另一点就是它提供分享的功能,我可以直接在歌曲下面发表我的感触,同时也可以看到别人的评论,会有在同个歌曲中有相同感慨的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然而,后来亦歌关闭了。

我转而又找到了另外一个网站,忘记了叫什么名字,唯一记住的便是在那个网站里第一次听到李志的歌,也忘了歌曲叫什么名字,可是那种感觉永远不会忘记,就像初恋般迷住了李志这两个字。 后来记住的第一个歌名叫做《梵高先生》,也是从这首歌开始看一个人的故事,同时也开始整理自己的故事。或许是歌词的原因或许是性格的因素,他唱我们生来就是孤独,当时刚好读完《梵高传》,突然感觉孤独是件可怕的事情,那个时候的我会拼命的摆脱这种孤独感,可是后来发现它永远都挥之不去,当夜晚来临人去楼空之时,我们还是与孤独为伴,于是村上的书就像救星一样出现了,孤独摆脱不掉就不要白费力气了,那就把玩孤独。于是:人、音乐、书,这三件事情一下子串通了起来,而串联这三件事情的便是孤独。

在后来,出现了网易云音乐,我一直认为这款软件的维护人员一定是迷恋民谣的,因为在首页的推荐里面会经常出现民谣歌曲,左的,万的,李的,还有宋胖子的,于是一大批的人开始听民谣,小众也开始走向大众。李志也与网易云音乐合作拍了歌曲MV,几乎收录了所有专辑。李志红了,从今年的跨年票房就可以看的出来,场地比以往大三倍,然后票在十二分钟之内即被抢空。

他结婚了,也许为了家庭他应该更拼一点了,他胖了,这让他的动作不在那么夸张,他生病了,这让他在跨年演唱会中歌曲跑调。他把这一切归为他老了,是啊,这几年,听你的歌,我都感觉我老了。

在我的理解中,心智的成熟是要学会如何与孤独为伴,我不知道该如何处里这样的心理:每天都能看到感觉无所谓,突然好长时间不见了,却感觉不舒服,每天又都盼望着再次相见。作者说,这是依赖不是爱。

但是,作者没有分析这种情况,你对某人形成依赖,但同时又想为对方做出改变,而且你们之前并没有任何的感情纠葛。

其实自古便有一个词语来形容之:单相思。

美丽阅读:

有一种最常见的对爱的误解,就是将依赖性当成真正的爱,心理医生天天都会碰到这类问题。

这种情形,多出现在因情感失意而极度沮丧的病人身上。他们无法忍受孤独,甚至产生轻生之念或以自杀相威胁。他们痛苦地说:“我不想再活下去了!我没有了丈夫(妻子、男朋友、女朋友),活着还有什么乐趣?我是多么爱他(她)啊!”

我不得不告诉他们:“你描述的不是爱,而是过分的依赖感。确切地说,那是寄生心理。没有别人就无法生存,意味着你是个寄生者,而对方是寄主。你们的关系和感情,没有自由的成分。你们是因为需要而不是爱,才结合在一起的。真正的爱是自由的选择。真正相爱的人,不一定非要生活在一起,充其量只是选择一起生活罢了。”

没有别人的关心和照顾,就认为人生不够完整,以致无法正常生活,这就构成了心理学上的“依赖性”。过分的依赖只能导致病态。

当然,我们必须区分病态的依赖和通常对于依赖的渴望。人人都有依赖的需求和渴望,都希望有更强大、更有力的人关心自己。不管我们看起来多么强壮,也不管我们花多大的心思,竭力做出无须关心的样子,但从内心深处,我们都渴望过依赖他人的感觉。不管年龄大小,不管成熟与否,我们都希望拥有称职的父亲或母亲陪伴左右。心理健康者承认这种感觉的合理性,却不会让它控制自己的生活。假如它牢牢控制我们的一言一行,控制我们的一切感受和需要,那么它就不再是单纯的渴望,而是会成为过分依赖的心理问题。因过分依赖而引起的心理失调,心理学家称为“消极性依赖人格失调”,在所有心理失调现象中,这是最常见的一种症状。

患有这种疾病的人,只是苦思如何获得他人的爱,甚至没有精力去爱别人,如同饥肠辘辘者只想着向别人讨要食物,却不能拿出食物帮助别人。

他们寂寞和孤独,永远无法体验到满足感。尤为可怕的是,他们甚至不知自己患上了“消极性依赖人格失调”。他们不能够突破自我界限,其人生价值依赖于同别人的情感关系。

有个30岁的机床工人,请求我给予帮助,因为就在三天前,妻子带着两个孩子离他而去。机床工人告诉我,此前妻子曾三度威胁要离开家,原因是机床工人不关心家庭,不关心她和孩子。妻子每次发出威胁,他都会苦苦哀求,保证以后一定改正错误———包括改掉酗酒的恶习,但没过多久,他就再次酗酒,对妻子和孩子的照顾,也没有任何起色。妻子终于离他而去。他两天两夜没有合眼,以泪洗面,觉得人生失去了意义。他痛哭流涕地说:“没有家人,我一刻也活不下去了。我真是太爱他们了!”

“那我就不明白了,”我说,“你不是承认妻子的抱怨是事实吗?你不肯为她做任何事,想什么时候回家就什么时候回家,很少考虑她的需要。另外,你可以连续几个月,不和孩子说话,也不同他们玩耍,如此看来,你和家人没有感情。他们离开你,对你而言,应该没有影响才对啊!”

“可是,你没看出来吗,”他说,“没了妻子,也没了孩子,我就不知道自己是谁。虽然我不关心他们,可我是那样爱他们。没有他们,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呀!”

当时,他的心情沮丧到极点,乃至失去了理智,我让他两天后再来找我。当然我从未想过,他的心情可能在短时间内有所改观。可是,我再次见到他时,他居然一脸喜气。他刚走进我的办公室,就大声说:“好了,一切都过去了!我的心情好极了!”

我问道:“你的妻子和孩子回来了吗?”

他喜滋滋地说:“没有,他们没有任何消息。不过昨晚到酒吧喝酒,我遇到了一个姑娘,她说她喜欢我。她的情形和我差不多———她刚刚和丈夫分手。我们说好今晚还要见面。我又是个正常人了,我知道自己是谁了,以后也不必再来治疗了。”

他的变化之快,就如同变魔术一样———这正是消极性依赖人格失调患者的典型特征。

他们不在乎依赖的对象是谁,只要有人可以依赖,就心满意足。只要通过与别人的关系,让他们获得某种身份或角色,他们就会感觉舒适,至于那是什么身份,对他们并不重要。

他们的情感关系,貌似热烈,实则脆弱,因为他们构建情感的目的,只是为填补内心的空虚,甚至达到来者不拒的地步。 (M·斯科特·派克 )

文章选自《少有人走的路》之依赖性,作者为美国作家M·斯科特·派克。人生苦难重重,M·斯科特·派克让我们更加清楚:人生是一场艰辛之旅,心智成熟的旅程相当漫长。

美丽阅读有个QQ群,希望爱书的人能相遇相知,群号:428367962,请注明来自lofter。

是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有时候我想我是不是那种得到之后就对之食之无味的人,现在看来,我不是,这种肯定是经历过无数的回味与沉思加之唏嘘与幻想之后得到的。

突然有点佩服王老师了,在我看来辅导员专题做的不是很好,页面的效果也不如我预期的美观,但再给王老师看的时候却给了几个赞。后来我想了想,这可能有三种情况,第一是我的要求过高,比如改版,我不仅要美工做页面,同时还建议他们写色彩上的文档,比如,设计页面的思想活动,页面颜色的使用,每一步都有思想有灵魂,那么他们的产品便是凝聚了汗水与智慧的,就算看起来不美观,那这个作品也是有生命的。从美工提交上的成果来看,在我看来,很多地方并不完善,再给王老师看的时候,王老师说做的很好,这时候我想,可能是我要求太高了。

第二种可能王老师对页面的一些元素以及效果不甚了解,就像局外人和局内人一样,外行人看热闹,页面看起来差不多就行,但放到内行人眼里就有可能不是差不多。

第三种可能也是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可能,这是一种管理上的策略,或者属于奖励机制中的一种。即先肯定你的工作,然后在肯定的基础上,提出更好的建议。就比如一个工作,你看到以后觉得不好,你就开始批评然后指出哪不好,另一个人可能会先说做的不错,要是这些地方在改进改进可能会更好,那么结果可能就会不一样,从王老师给的建议来看,第三种中奖率很大。

不管哪种可能,从这样一件事情上来看,确实可以总结出一条心得出来,要经常说,嘿,干的不错,尽管落个虚伪的名分,但对大多数人来说,还是易于接受的,毕竟我们都渴望被认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