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自白

喜欢着热闹,又喜欢着孤独,没有那句“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”似的矫情,但本身就过着这样的日子,害怕着人们的议论同时又想成为众人的焦点,茫茫然的心情徘徊来徘徊去,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,也许只有在灯光下随着音乐的舞步才能放松自己,这不是表演,而是释放。

经历过,就算遇到心动的人也开始逃避,走向前又不敢向前,望着她又控制住自己,不知道心理学上把这定位什么,自我保护吗?我不知道,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能成为朋友就好了,真的,成为朋友就好了。向前一步,又何必呢。

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纯洁的爱情,所有的一切都是欲望的副产品,记得哪本书上写的,在皎洁的月光下纯情的少男少女在亲亲我我,其实那都是欲望。简单的我想占有你或者你想占有我无非都是一种欲望,我好像看到了欲望在这个校园里的分布,经过树影下的一对情侣的时候,我会把他们想象成一个向外扩散的红点,由此我想到了整个学校的红点分布图,命名为《校园安全行之避开红区》。

本想更换屏保图片,但想想还是算了,我喜欢这张,狮子头还有它的眼睛,就像曾经读梵高一样,他的爱情和他的画笔,李志在《梵高先生》中唱到,“我们生来就是孤独,不管我们拥有什么“,那是在一个小酒吧,还在为生活打拼,但生活就是这样,有些声音是可以引起共鸣的,有人说,李志的演唱会上能够做到绝对的安静,除了音乐甚至连呼吸都没有,我给他一个赞。

再次看《91厘米的孤独《精神分裂症》》,才发现,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真的患有这种症状,我在想,是否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另一个平行着的世界,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物质属性,和矿石学老师谈论《星际穿越》的时候,他说有一种物质在向两个方向运动,但是这真的就只是一个物质,就像照镜子,在这个宇宙中是否有这样一面镜子,我们只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?这个不清楚,也不会清楚,死亡是打开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通道?所谓的见鬼只是短暂的进入了另一个世界?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,就像其评论写的”多一点少一点,又有什么用,就算知道自己偏离自己有多远,又有什么用,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无论我在哪里,都已经不重要了“。

”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,是否还能红着脸“王菲唱《匆匆那年》,感觉有点无病呻吟,不如李志来的痛快,”这次你离开了没有像以前那样说再见,再见也他妈的只是再见“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