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着热闹,又喜欢着孤独,没有那句“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”似的矫情,但本身就过着这样的日子,害怕着人们的议论同时又想成为众人的焦点,茫茫然的心情徘徊来徘徊去,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,也许只有在灯光下随着音乐的舞步才能放松自己,这不是表演,而是释放。

经历过,就算遇到心动的人也开始逃避,走向前又不敢向前,望着她又控制住自己,不知道心理学上把这定位什么,自我保护吗?我不知道,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能成为朋友就好了,真的,成为朋友就好了。向前一步,又何必呢。

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纯洁的爱情,所有的一切都是欲望的副产品,记得哪本书上写的,在皎洁的月光下纯情的少男少女在亲亲我我,其实那都是欲望。简单的我想占有你或者你想占有我无非都是一种欲望,我好像看到了欲望在这个校园里的分布,经过树影下的一对情侣的时候,我会把他们想象成一个向外扩散的红点,由此我想到了整个学校的红点分布图,命名为《校园安全行之避开红区》。

本想更换屏保图片,但想想还是算了,我喜欢这张,狮子头还有它的眼睛,就像曾经读梵高一样,他的爱情和他的画笔,李志在《梵高先生》中唱到,“我们生来就是孤独,不管我们拥有什么“,那是在一个小酒吧,还在为生活打拼,但生活就是这样,有些声音是可以引起共鸣的,有人说,李志的演唱会上能够做到绝对的安静,除了音乐甚至连呼吸都没有,我给他一个赞。

再次看《91厘米的孤独《精神分裂症》》,才发现,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真的患有这种症状,我在想,是否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另一个平行着的世界,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物质属性,和矿石学老师谈论《星际穿越》的时候,他说有一种物质在向两个方向运动,但是这真的就只是一个物质,就像照镜子,在这个宇宙中是否有这样一面镜子,我们只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?这个不清楚,也不会清楚,死亡是打开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通道?所谓的见鬼只是短暂的进入了另一个世界?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,就像其评论写的”多一点少一点,又有什么用,就算知道自己偏离自己有多远,又有什么用,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无论我在哪里,都已经不重要了“。

”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,是否还能红着脸“王菲唱《匆匆那年》,感觉有点无病呻吟,不如李志来的痛快,”这次你离开了没有像以前那样说再见,再见也他妈的只是再见“。

孔圣人的话到底是不是对的,我们常说以德报怨,甚至把这句话当做真理一样来教育世人,没人来反驳,但是孔夫子怎么会那么傻,他会剑术还会驾车,身材魁梧标准的山东大汉,别人骂他打他,难道他还感激人家不成?
断章取义之事是大多数人最喜欢做的,孔老先生说的很直白,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,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。就像庄子说,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,于是,大批大批的人拿这句话来教育儿女,教育学生,可是庄子说的也很清楚,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,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 。用有限的生命来追求无限的知识,那你死定了。

我们谈论你的发展,想破了头皮还在想,毕业十多年的人在想,还在大二大三大四的还在想,老师想,同学也想,而你就是没有改变。为什么?

因为我们光想了,并没有做什么。

我说派豆豆和胡方运出差去济南,是我最明智的选择,或许选择了其他人去会更好,但目前的效果来看反馈回来的东西足足可以让我吃好几顿。

老三届最后饭桌上讨论的公司化、自负盈亏以及宣传似乎都连在了一条线上。他们指出了未来发展的道路,而豆豆与胡方云的济南之行却真真切切的落实到了行动上,从实际行动中如何走上面的那条路。我感觉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真正的落到实处,网站发展不是问题。

他们从济南回来后,胡方运给我写了较长的一篇文档,豆豆给我QQ发了一大串的感触文字,但可以看的出来,他们还有很多的内容憋在心里,没有写出来。

晚上给技术部开会,讲了很多,从改版讲到网站情感,从做事到对大爷的礼貌问题,要说的还有很多,但不可能全部都说完,他们需要自己的成长空间,有些是需要自己领悟的。

有些东西并不难,关键是要去做,有些东西又很难,关键还是要去做,说给自己听,懂了?

每次写往事的时候,耳边都会响起张国荣《当爱已成往事》中的一句歌词:往事不要再提,人生已多风雨,纵然记忆抹不去,爱与恨都还在心里。是的,爱恨都在心里,但往事不得不提,就像历史一样,懂得前车之鉴,才能走的更稳。

今天晚上,楠问我:“你分配任务的时候是不是都不给豆豆啊?”,我说没有,我看她每天都很忙,所以先让她忙自己的事。楠说:“豆豆说,你都不给她任务,感觉你有点性别歧视”。

“她和你不是很熟,不好说”。

短短几句话,我陷入了反思,是的,在平时的工作与生活中,与豆豆的交流确实很少,可以说基本上没怎么沟通过,部门里有五个成员,我有任务的时候总是交给其他人而把豆豆忽略了,暑期作业中,没有要求她上交,直到她上交作业尽管有点晚,我感到一点意外,在tower里,有活动的时候没有给她任务,甚至于当初决定他们一对一带新生的时候,我竟然也把她忽略了。

那个时候我想,她是个女孩子,没有对她做更多的要求,然而,正是这种僵化老式的思想将我带入了非常危险的边缘,走在悬崖边,楠把我拉住了。

晚上,我打电话给豆豆,我说:“周六周日有空吗?”,

她感冒了,可以听的出来,她说,她上午有课,晚上有比赛。

我说,本来我这里有一个出差的活给你呢?

“出差的活?,去干嘛?”在电话里可以听到她的兴奋。

我把想安排她去济南山东大学高校网络交流会的任务给她说了,她很乐意。

我真的想抽以前的自己一巴掌,自以为是的举动不经意间伤害了一个人,在这里,没有人会是弱者,如果你以为别人是弱者的话,那只能证明一点,是你自己太自大了。

下午的地球化学课还没开始,朱贺仍过来一本书,看了看标题《乖,摸摸头》,看似一本写两人爱情世界的甜蜜宝典,然而,当视线扫过作者,便停留住了,大冰。方才想起来前些天的时候詹春丽对我说过大冰的一些故事,主持人、酒吧、歌手、冒险,理想生活的范本,就像封面上的一句话“不要那么孤独,请相信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”,似乎到了这个时候,我已经没有把书仍回去的理由了。

于是,当地化老师在课堂上讲圣经的时候,我已经开始了这本书的阅读。第二章介绍丽江老兵的时候,老兵的坚强与无私着实打动着我,我的思想也跟着膨胀,突然,我想到了以往的岁月了我听过的老兵的声音,还有老兵的身影。

2014年暑假,一拍即合的默契让我和朱贺踏上了搭车旅行的征程,一路很是幸运,第一辆车,我们从淄博一直到达河南漯河。下车的时候,司机说,在这里,你们可以去沙澧河边走走。司机是山东人,在河南考察不锈钢厨具市场情况。

连续做了一天的车,此时太阳刚刚落下,远方的天空留有一点空白。沿着河畔的长廊走,可以发现沙澧河在这里来了一个角度非常大的转弯,河对面的村子俨然成了一个小岛,孤立在眼前。走到长廊尽头,水面上有一群小孩在玩耍,走近了才可以看清,水面上不仅有小孩在游泳,而是很多的人,男孩女孩,还有一些老人。

显然女孩很少有会游泳的,多数套着泳圈在岸边玩耍,男孩子回水,在两岸之间来回的游。即使天色开始慢慢的暗下来,但是水中的人似乎并没有减少。我也无比的兴奋,脱掉衣服便往水中跳,朱贺不会游泳,站在岸边犹豫不决。

小时候因为被水淹过一次,所以就会水了。被人救起过,也曾经救起过其他人,我的家后面就是一条河,夏天的时候,也是黄昏,村里的老老少少忙了一天就去河里洗澡,男女老少,都在一条河里,有的摸鱼,有的潜到水底然后游到某个妇女脚下,搞个恶作剧,常常水里会突然的发出一声尖叫,然后就是一顿的臭骂与嬉笑。然而,那都是小时候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片水没有人在敢靠近,水量减少了,颜色也开始多变起来,有时是白色,有的时候又绿的吓人,河畔不在是绿草,代替的是垃圾,一片一片的,一堆一堆的。

所以,能够在这里再次看到这样的景象,放佛回到了那个时候,没有争执,没有利益,有的只是一池碧水,以及戏水的人们。

(未完)

虽然说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,我的心已经开始止不住的欢愉,投票第一天上线,微信的关注人数新增加近2000人。不过有些问题还是摆在眼前,什么时候投票结束,那么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。

有的时候感觉不被理解也是一种欢愉,当我口中喃喃自语时,引来的一顿羞辱而此时的默不作声便是最好的表现,给自己说,没必要。继续保持着心中的那种欢愉。

真正的欢愉是由衷的。在网站里,在聊天框里,就算被黑或者被整,你也依然心甘情愿,泰然自若或者虚怀若谷用在这里也完全没错。想想这种欢愉是从哪儿来?我觉得是你把自己的心放这了,或者交给了整你黑你的人。

这是毫无缘由的信任,但是这种信任并不多,关于网站算一个。

上午的时候小小涵宝宝给我发QQ信息,让我帮她装系统,我说下午,下午时候去网站。

下午匆忙忙的跑去网站,因为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,十佳大学生评选明天开始,今天是最后的测试时间,必须保证所有的程序准备好,测试好,确保万无一失。

本以为网站会有其他程序部的人在,比如刘熹或者董炳蔚,这样我还可以下达一下命令:xxx,你去帮涵宝宝装下Win8系统。就我而言,我还是比较厌恶这种命令说辞的,总有一种支配别人的意思在里面,光说不干的把戏演绎的精妙绝伦,当别人这样做的时候我总会投以鄙视的眼神,而当自己沦为这种境地时,却又乐在其中,自己明明知道什么是不好的却还去做,真是矛盾至极。

可是,这里一个人没有,坐在北面一排的程序员好像今天突然全部罢工,冷冷清清的感觉油然而生,我自己问自己,他们都干什么去了?怎么一个人也没有。

这一个星期没有看到晓寒,她在忙着什么啊?这些天小北也不见了,他的大屏幕还在这里呢,高东楠也天天看不到人影,发现她真的好忙,今天嘻嘻,壮壮,董炳蔚又不见了,他们都在做着什么啊?

孤独的感觉又升起来了,我看着屏幕,那句话又显得特别明显。

“我们生来就是孤独,不管你拥有什么”。

想想,这就是害怕失去,害怕曾经拥有的一切突然间就没了,害怕曾经付出的努力都白费了,想起前段时间在心理FM上听到的文章:你总是害怕自己很努力却还是失败。我们往往对别人的看法关心备至,我们总是面对着自己勉强可以的成绩嘲笑他人,你看看他,每天这么努力才比我多考五分,每个人都害怕别人这么想,所以总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将自己和他们归为一类。

从来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,我就是很努力了,关你什么事?所以,看看吧,大多数的人还是害怕孤独的。

谈论爱情这件事,我是最没有资格的,没有什么缘由,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。当别人向我谈论他的爱情经历的时候除了沉默就是随声附和。我记得曾经朱贺说我,你不谈恋爱你知道怎么去关心一个人么?

我很气愤,但依旧沉默。心想,难道只有谈恋爱才是关心一个人么?才能够学会关心她人呵护她人?如果在大学里不谈恋爱就是荒废了?这样的理论,不敢苟同。